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托普称仅冒牌手机遭调查明规则遭遇潜利益

VR
来源: 作者: 2018-12-29 17:47:45

冯雪梅

针对贴牌的声讨运动已经展开,但来自多方的压力,却使得彻查行动前途未卜。

信产部的有关官员明确表示,并不知道“调查”之事。咨询托普牌照租赁者——深圳托普国威电子有限公司和北京迈托普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时,该公司两位负责人均表

示,信产部调查的是假冒托普,而非正规贴牌。(《每日经济》4月20日)

业内人士分析,此事很可能是某些厂商出于生存压力,假借政府之名“借刀杀人”,逼主管部门严查痛斩的走私与贴牌行为。但彻查贴牌并非空穴来风。

3月份,在“2005中国移动产业高峰论坛”上,信产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鲁阳说,电信管理局对22个厂家的22种型号进行质量抽查,抽查合格率仅为63.6%。一些企业自己基本不生产,却将手中的牌照资源出租牟利,无牌照厂商的质量良莠不齐,导致严重的售后服务问题。

前几天,又从北京传来消息:信产部电信管理局召开内部通报会,南方高科、天时达、CECT等在内的4家企业,由于贴牌产品存在售后问题,被要求限期整改。

2004年,全国投诉统计显示,产品的投诉占全部投诉的12.81%。“贴牌”被认为是产品质量存在问题的重要原因。

显然,彻查行动有利于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并促进行业规范的形成和产业的良性发展。而种种迹象表明,调查事件目前迷雾重重。个中原因,利益涉及者心知肚明——千好万好的明规则撞上了深深浅浅的利益暗礁,奈何?

一个牌照本身的租用价格只有大约1000万元,而研发却是一项需要长时间积累、大量资金投入的系统工程,每年投入数十亿元,还不包括宣传、售后服务等相关费用。一些有牌照的厂商除了牌照之外根本没有研发、售后服务能力,而有些贴牌生产商只管制造,关心成本甚于关心品质。这种情况,绝非一家两家企业的问题。

托普的生产者一再强调:彻查并非针对正当的贴牌行为。而一家厂商的高层曾向明确表示:“在贴牌这个问题上,国内没有几家厂商是清白的。”(《新京报》4月19日)

一旦调查范围扩大,本土品牌多半都会受到牵连。表面冲突背后的潜利益,也将随之浮出水面。

在牌照实行审批制度时期,由于政府严格控制甚至停止发放牌照,租牌生产的情况相当普遍。尽管信产部曾连续对这一现象发出警告,称将严厉查处借牌行为,但收效甚微。受控制的牌照显然是稀缺资源,它的获得又是行政而非市场行为。不公开的竞争,自然会给权力带来寻租空间,严格的审批制度,也就难免遭遇利益暗礁。

而牌照资源拥有者坐收渔利,尽管其资质屡受质疑,但正如业内人士所说,信产部对市场情况并非不了解,但它又必须考虑“租牌”厂商不可小觑的背景和“公关能力”。而目前拥有牌照资源的厂商,很多都具有国有或者半国有性质,中间的利益关系很复杂。

潜利益面前,明规则的作用实在有限。贴牌事件不过是其中一例。

上月,颇受关注的浙江公车改革骤然叫停。有关部门对此次车改搁浅的原因讳莫如深,“车改最大的阻力往往来自单位的一把手,因为这种改革触动的恰恰是一把手的既得利益”的说法,却耐人寻味。

车改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用清晰明白的货币补贴替代先前含糊不明的公车使用。尽管“车贴”数额不菲,有的甚至是工资的10倍,却依然无法让利益既得者们满意。原因之一,就是明面儿上的利益远远小于看不见的潜利益。

彻查贴牌亦如此。牌照的审批制度是明规则;整顿市场、保护消费者利益、促进产业发展,也是明规则,但这些清晰明白的规则在各种各样的潜利益面前,只能变得说不清道不明。

由此也就明白,为什么“检查常有,基本上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了。

杜良太风湿骨痛宁胶囊
充电器厂家
复利农场开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