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外企重修课商人高通任性微软老姜IBM成

VR
来源: 作者: 2019-02-22 13:26:15

外企重修课:商人高通、任性微软、老姜IBM

《纸牌屋》里,总统挚友核能电厂大亨Tusk与男主Underwood之间的心路纠缠,是企业与政府间微妙又深奥关系的写真。

外企这支股票,在中国市场经历多年涨停,走到了一个新的关口,最大的变数就是来自于政策导向。

市场换技术时代已经过去,在国家安全、自主高科技产业、新经济增长点等多重因素发酵下,高科技外企受到的影响最大,这些企业与中国市场到了一个互相重新认识学习的阶段。

这个阶段,谁能够在有限的政策条件下,争取到最大的回旋余地,或者是找到新的突破口,将决定科技外企在中国的前途命运。

这次我们以高通、微软和IBM为样本,来看看外企在中国重修政治经济学的路径和成绩单。

商人高通

高通被反垄断,一度跌到低谷,商业模式的合法合理性受到严重质疑。然而身经百战的高通,凭着商人的敏感,很快走出了阴影。

1月17日,贵州省政府和高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首期出资2.8亿美元注册成立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有限公司,研发生产适用于中国的RAM服务器芯片。这个合资公司里,贵州占股55%,美国高通公司占股45%。

这个中外合资公司享受了中外合资公司历史上最高级别的待遇,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省委副书记孙志刚、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工信部副部长怀进鹏、中科院副院长张亚平、信办副局长曾宇,高通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夫、总裁德里克阿博利出席。

这个豪华阵容宣告高通的一系列努力重新获得了认可。

两年前,高通在中国遭遇反垄断调查。中国市场占高通芯片出货量超过50%,有接近90家企业给高通交专利费,反垄断调查之后,高通紧急启动政府危机公关。2014年7月,高通将旗下最畅销的骁龙410芯片交给中芯国际代工。

2014年6月,国务院、工信部刚刚发布了《集成电路推进刚要》,计划用15年时间再造中国半导体,而中芯国际基本是这一战略中唯一最具战略地位的企业,这从周子学出任中芯董事长可见一斑。此时,高通果断押宝工信部,在中芯国际的28nm问世不足半年的时间点上,将410交给中芯国际,

并手把手传授制造工艺,高通可谓是工信部在强大集成电路产业时引入的重要外援,可谓相交于微末。其后,高通又与中芯国际、华为、IMEC成立合资公司。升华了与工信部的革命友谊。

同期,高通又在押宝贵州。很多人诧异,身处偏远、经济落后的贵州,缘何敢提出成为中国的大数据中心?这不得不提及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2012年,陈敏尔接任贵州省委书记,肩负着搞活贵州经济的使命。其后,在2013、2014、2015年的两会上,陈敏尔一直提发展大数据中心,这是他最看重的经济法宝。该策略吸引了国内外很多大企业投资,高通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合作究竟给高通提供了多少加分项,不得而知。2015年2月,高通反垄断结案,当天高通股价上涨了接近3%。反垄断之后,高通的政治路线仍然在发挥巨大作用。在国内厂商与高通重新签订专利协议期间,部分谈判周期较长的厂商不断收到发改委、工信部的垂询、问责。

在厂商的专利协议基本全部签订之后,高通与贵州的合资公司也终于落地了。

显然,在与中芯国际的合作、与贵州省的合资项目,高通在政府部门中都扮演了雪中送炭、鼎力相助的角色,这也是高通能够与政府相交,并借助政府关系达成芯片、专利目的的高明之处。

任性微软

同样是身处反垄断漩涡,微软则没有那么高明。

在反垄断调查中,微软远比高通强势得多。高通反垄断用了一年多结案,而微软反垄断在同期时间里则陷入沉寂。

由于产品、影响力特殊,微软在中国的市场地位往往与中美关系、贸易策略紧密相关,这也让微软成为两国政府高层关注的焦点,微软也从此形成强势的行事作风。

2006年时任国家领导人访美之后,微软在国内丰收,先是联想与微软签约价值12亿美元的采购,其后国内包括中国移动(微博)在内的六大集团与微软签约了几十亿美元的采购额,然后微软在国内教育部、大型央企内的浩浩荡荡的正版维权行动也如火如荼开展,种种强势行为不一而足。

需要指出,这些签约大部分是由中国企业与微软美国总部直接签约,大部分收入计入美国市场,中国政府甚至一分钱的税都收不到。所以,后来鲍尔默也敢公开忽悠:中国市场收入不足微软1%。

微软在中国的政府通行证一直持续到2013年。棱镜门曝光之后,WIN8因为安全问题在政府部门禁售,同时工商总局对微软发起反垄断。陷入危机的微软一方面与中国络安全审查小组虚与委蛇,一方面走新一届政府的上层路线。

但是,今时今日外企在中国的环境已经完全改变。无论是考虑中国的经济、产业形势,国际影响力,还是信息安全国家战略,都注定了微软上层路线很难见效。去年9月,原定的盖茨私人晚宴,也在中国领导人访美行程中取消。

但微软表面功夫却做的十足,中美互联大会之后,微软在2015年10月宣布与CETC建立合作,其后乌镇互联大会上,微软又与CETC在12月正式宣布合作,成立CM公司,开发适用于中国政府的WIN10系统。

在此期间,从未正式回应过工商总局的微软还公开邀请工商总局约谈,书面汇报了反垄断调查以来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和企业所做改进情况。但显然,微软与政府部门并未有实质进展,与CETC所成立的CM公司也只是一个空壳,被评为『穿了个马甲』,所谓的定制化WIN10目前为止毫无踪影。所以,2016年1月6日,工商总局会再次发文,要求微软就重大问题做出声明。

或许是限于2004年,微软曾向中国政府提出XP开放源代码计划,并于国内公司签署协议,允许中国企业在XP的基础上开发适用于中国的操作系统。但是,两年后,等这一项目基本落地时,微软毁约,仅仅赔偿200万了事。这一次的CM公司合作,微软的诚意还不如当初。

习惯了强势的微软,并没有看清形势,微软还是那个微软,但他任性的资本、环境,都已经不复存在。

老姜IBM

相比于高通、微软,在中国耕耘多年的IBM则充分演绎了什么叫做姜是老的辣。在棱镜门之后,中国政府的IT采购开始倾向国产化,在金融、能源、政府、大型央企拥有极高市场份额的IBM受到的危机最为严重。

2014年9月,银监会发布《关于应用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加强银行业络安全和信息化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自主可控要求,俗称39号文。

有意思的是,39号文发布的第二周,工商银行在山西的一个分行莫名其妙宕机。这次宕机并没有影响到正常业我们总是事后才明白务,而且IBM在到场之后,很快修复了这一故障。至始至终,工商银行没找到问题所在。这一巧合事件被银行方面调侃为IBM的示威,因为全国工商银行都采用了IBM系统,银行都在揣度IBM对系统的控制力究竟有多大。

而示威的同时,IBM也在示好。39号文前后,IBM先后向国内企业开放了Informix数据库、OpenPower芯片的源代码,其中,Informix数据库开放给了华胜天成、南大通用,而OpenPower则授权给中科院计算所主导的中晟宏芯,两项合作都得到工信部的大力支持,其中OpenPower项目轻松从核高基申请了20多亿转向资金,可见OpenPower的价值,也侧面反映了政府对IBM这笔投资的重视程度。

但IBM并不是白白开放的,一方面,OpenPower的开放,需要收取一定比例的授权费,具体金额位置,而且,IBM也希望通过中国企业的加入,抗衡Intel X86服务器的强势冲击。而Infomix的源代码开放,则更为高明,IBM不仅仅会授权费,如果中国企业想要真正根据这个源代码开发自有产品,IBM还会收取堪称天价的专家咨询费。而且,在Infomix系列产品中,IBM只开放了GBase8t产品,IBM下一代产品即将问世,但并没有开放计划。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知了猴养殖骗局价格
华威大学录取价格
北京圆珠笔批发价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