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灾难备份成为存储市场新起点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8-12-07 18:03:23

让数据起死回生

当建设银行的人士找到汪祺咨询银行灾难备份系统建设时,他并没有感到意外。2002年5月,汪祺作为万国数据服务有限公司(GDS)首席灾备顾问,领导GDS团队成功为深圳发展银行制定了业务连续性计划,并开始提供关键信息系统的第三方灾备服务。

事实上,从美国9.11事件、日本神户大地震、到东南亚海啸;从2000年9月中国银行收付系统突然死机到去年北京首都京首都机场系统瘫痪误机6000人;从花旗银行最近丢失390万客户信息的“数据门事件”到6月9日北京恒泰证券股票交易系统出现故障,迫使股民忘“红”兴叹……

在这不确定的信息化年代,啸聚而来的“天灾人祸”不仅给政府、商业机构及至个人直接造成巨大生命财产损失,也对信息化时代各类组织机构赖以生存与运转的IT系统与业务连续性管理(Business Continuity Management,简称BCM)以毁灭性打击。

毫无疑问,企业每天都可能面对无数来自上的安全威胁。要保证业务和谐运行,络必须将所有安全隐患全部屏除在外并防患于未然。在这些“天灾人祸”引起全球性关注的同时,也把以“防灾御难”概念为推向了市场前台。数据的存储和容灾恢复服务,正在为存储厂商和灾难备份服务厂商提供新的生意机会。

灾备国际(亚洲)吴茂兴博士预计,2006年国内的灾难备份和灾难恢复市场规模约为100亿元人民币。国际灾难恢复组织(DRI)的数据预测,2005年全球灾难备份与恢复行业的总体市场规模将高达450亿美元。

“我们看到存储市场在增长,这说明数据量在增长,灾难恢复的市场也会随之增长。” GDS总裁黄伟说。

灾备专家汪祺认为,目前国内灾备市场还未真正发力,其主要原因在于企业的认识不足。灾备事关企业的生死和业务能否永续经营,而并不仅仅是企业信息主管(CIO)一个人或IT技术一个部门的任务。

国内灾难备份市场起步较晚,已经开始借鉴国外的经验,从标准着手,开始制定重要信息系统灾难恢复。2005年5月,由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主持,涉及银行、电力、铁路、民航、证券、保险、海关、税务八大重点行业的《重要信息系统灾难恢复指南》正式发布。

《重要信息系统灾难恢复指南》主要起草者之一的汪祺认为,这是一份“准标准性”的文档,未来将被发布为灾难恢复的国家标准。其主要特点是参考了国际上对灾备技术进行分级的方法,引入管理和资源的概念,将灾难备份分为6个等级。《指南》中对企业的灾难备份和恢复做出详细的要求,具有很高的可操作性,各行业可以根据行业的各自特点,制订各行业具体的灾难备份建设标准。

GDS总裁黄伟认为,仅仅发布一个指南或标准是不够的,政府还应在监管和审计方面有所作为。“目前国内灾备审计主体缺失,我们建议成立一个类似灾备国际(DRI)的组织—“灾备中国”,由专业人士和机构组成,保持中立地位。这样才能保证,灾备系统在灾难面前真正能运行。”

作为灾备厂商,GDS不得不既焦急又兴奋地等待市场的成熟。而相比之下,存储厂商则幸运得多。随着信息化的深入推进,数据积累越来越多,存储成为整个IT市场的热点。

信息化以数据为核心

今天,几乎所有的企业无论从商业运营到内部管理都实现了络化。无论是边缘业务还是核心关键应用已经越来越多地运行在络上。而上的病毒、黑客却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企业的业务安全。有时哪怕极小的安全问题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因此,保障业务安全是企业发展的基础。而面对如此复杂的安全危机,靠人力是永远无法保障的。唯一的途径就是完善络自身的安全性能。

为了降低风险,人们不会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在信息化中,数据就是“鸡蛋”,而存储系统可以看作是“篮子”。

眼下,盛放“鸡蛋”的“篮子”市场正在升温。

在SUN公司6月份收购专业存储厂商Storage Tek后不久,即传出络设备厂商思科欲收购存储厂商EMC的消息。虽然目前还未得到证实。但存储界已经露出明显的兴盛苗头。

研究机构Gartner中国的存储分析师张瑾说:“资本总是流向最赚钱的生意,存储市场已经成为IT行业里能够迅速赚钱的一块。” Gartner预计,国内磁盘存储的市场规模为1亿1千万美元。

虽然难以给出准确的增长数字,但研究机构坚持认为,中小企业市场是增长最快的市场。赛迪顾问存储分析师成旭分析说,大型用户的需求比较平稳,而中小企业用户在存储上的投资则是从无到有,其增长非常显著。

Gartner统计的数据显示,全球存储市场2005年第一季度比2004年同期增长11%,而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比这个数字高出一半接近17%。其中,中小企业存储市场的增速更高达30%。

美国域存储技术有限公司(Net App)企业数据中心和应用软件事业部副总裁兼副总经理里奇·克里夫顿称,Net App2005年将更关注成长迅速的中小企业市场。5月份,Net App在中国发布两款中款存储系统。

随着信息化的深入,数据本身的价值越来越高。而存储的对象正是不断累积的数据。这些特性决定存储建设需要不断地更新换代,追加投资。并且投资随企业对数据的依赖性提高而提高。这为存储厂商提供了激动人心的市场机会。

存储市场的升温也引来新的玩家。思科系统公司存储技术营销顾问团队高级经理曹图强介绍,思科自2001年介入存储络领域,2005年思科提出的VSAN(虚拟SAN)标准也得到了国际信息技术标准委员会的正式批准,成为存储络技术中唯一新的标准化协议,该虚拟架构使得技术上由物理架构和虚拟架构的连接得以实现。

正如VLAN的标准化彻底改变了数据络的面貌一样,思科期望虚拟SAN在存储络领域的广泛采用,能够帮助存储系列管理人员构建更加安全、可靠、高效并灵活的SAN络,能够给存储交换络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

张瑾认为,存储界有两个比较明显的发展趋势:越来越多的厂商,将高端产品的技术应用到中低端产品,同时强调给客户提供整体解决方案,贴近应用进行开发。其次,随着信息化的深入,企业积累的数据量过于庞大时,为解决性价比的信息生命周期管理(Information Lifecycle Management,ILM)将会流行。

国外的络和IT建设经过多年积累,也累积了几十年的数据。中国的信息化开始逐步进入应用时代,数据也开始慢慢积累。

业内人士认为,以存储为核心的信息化将是信息化发展的趋势。信息化的发展路径,可以看出,初期的投资是PC等硬件产品,随后是络建设以及应用开发,对企业来讲,信息化应用的核心是数据。而数据存储自然成为信息化的核心。

除了信息化发展应用深化,企业提出数据存储的需求外,法律遵从也从某种程度上刺激了存储市场的繁荣。成旭认为,今年4月1日开始实施的《电子签名法》是我国首部“信息化法律”,信息化法律法规的健全,将刺激国内数据存储市场发展。

张瑾介绍说,目前在国外已经把存储设备当作了信息化的核心,而服务器和络被看作是存储周围的输入/输出(I/0)设备。而在国内的情况正好反过来,比较普遍的看法认为,存储是服务器的外围。

所以一个明显的不同是,国外核心机房里摆放的是存储磁盘阵列,而在国内,这些机房里放着大量的服务器。这一现象实际上是不同信息化程度的反应,张瑾认为,对存储的重视程度,是信息化成熟度的重要标志。

相关推荐